【马克】

周末两天硬是把姓氏文化的稿件挤出来了。今天一大早,呼啦啦跑到“沿海行”系列节目的择定村落踩点去了,一洗古祠风尘,咸咸海水味儿慢空飘,这些天被乒协那些事儿整忧郁的情绪也稍稍舒缓了些。

照片是坐在二轮摩托车上抓拍的,粗糙的呀,将就将就。

拍童谣节目真的可以年轻十岁。
下一个题又是姓氏文化,全是中老年人哈哈哈。希望可以激起一点写古风小说的热情?【住嘴】

已经加班加吐啦……本来以为习惯了新工作模式就可以缓缓,没想到,最近栏目组播出紧张,临近开天窗的情况下,纸片人疯狂压榨。咸鱼已经不敢轻易给出归来日期了……【泪目】

风继续吹,不忍远离。

       上个月接手了一个异常难熬的传统音乐课题,前日终于播出了第一集。全组上下齐上阵,最终还是难免个别疏漏——当然这是几乎无法避免的。

       周末咸鱼了一天半,练字弹琴修身养性,闲暇时间转得飞快,转眼新的课题又逼到跟前。心还留在旧题上,身子却不得不往前走。

暗搓搓地打个蔺苏tag…

午休期间离开单位,在商场里犹豫买哪款杯子的幸福时光里听完了三遍《伏尔塔瓦河》。

PS.前一秒刚被责编微信催稿,下一秒两人就在商场偶遇了……责编是个好人,问我跟车回去不,然而我还没想好要买哪个杯子。

这算不算蔺苏糖吖~

 

© 明婳 | Powered by LOFTER